顶点小说网 > 诡异入侵 > 第1064章 内讧升级

第1064章 内讧升级

顶点小说网 www.23wx.vip,最快更新诡异入侵 !

    就像领地被人占领,被人宣誓了主权一样,冯登峰眼下的心情,就像一头被挑战领地的雄狮,充满了杀气。

    可理智告诉他,这件事绝不能脑子一热就去跟乌大人硬刚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冯登峰怕了乌大人,而是他还不希望物资的事搞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“老唐,准备一下,我亲自去见老乌。他不讲规矩,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老唐血脉偾张,有点上头地问道:“大人,我去摇人,把咱们能打的兄弟全都叫上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先礼后兵。老乌真要玩黑吃黑,再跟他翻脸也不迟。在这里,还没到他老乌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换做别的事,冯登峰或许还能忍。

    事关这么一大批物资,他真忍不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登门去要人,但冯登峰还不能做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。因为但凡他摆出气势汹汹的架势,就会被有心人关注,被其他几个顶级代理人关注到。

    那些家伙都是狗鼻子,但凡闻到一点味道,就会循着气味找过来。

    因此,冯登峰只带了少数几个人,强忍着火气,来到乌大人这边。

    “什么?冯登峰上门指名道姓要见我?”乌大人听到手下汇报,多少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冯登峰这个时候上门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老焦道:“大人,这冯登峰无事不登三宝殿,我看他来者不善呐。”

    乌大人澹澹一笑:“他要玩那些心术诡计,我可能要忌惮他几分。真要来跟我找茬,我一定会教他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不可不防。这人诡计多端,心眼比马蜂窝还多,咱得跟他耐心周旋。可别不小心上了他的当,回头又到树祖大人那里告你一状。这家伙恶心人的本事,很有一手的。”

    乌大人深以为然,他到现在都还在怀疑,上次追剿人类阵营那名探子,冯登峰八成是背后搞了鬼。

    可惜他没有证据,没办法将这家伙给揪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到会客厅去,我看看他这次想玩什么花样。”乌大人努力平复了心情,将自己心理状态调整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不合,但表面上至少还是亲密战友。该有的礼节倒是一点都没废。接待规格也尽显尊重。

    不多会儿,乌大人就笑呵呵出现在了会客厅:“登峰,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。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亲自吹来了?”

    冯登峰早就做好了许多预桉,见乌大人笑得春风得意,他多疑的性格越发觉得,那小张就是被老乌这混蛋给截留了。

    缓缓将手里的茶杯放下,冯登峰澹澹道;“老乌,咱哥俩之间,就别整那些花活了。我们心里都清楚,咱俩要是闹别扭,最终受益的是人类阵营。我们闹腾起来,势必两败俱伤,谁也落不到好。”

    乌大人笑容一凝,皱眉道:“登峰,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?这是兴师问罪吗?”

    要是冯登峰客客气气的,乌大人或许还不会给他摆脸色,基本的面子还是会给他的。

    可冯登峰开口就来这么一出,乌大人也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怎么着,你冯登峰是长能耐了?到我这里来放狠话,这是吓唬谁呢?

    “谈不上兴师问罪,但你这么做,有点不合规矩吧?”冯登峰也不是省油的灯,语气同样很是不客气。

    乌大人起初还以为老占蹲女厕所的事败露了。可仔细一想,那不应该啊。

    真要暴露了,当场就被抓包了,何至于现在才能兴师问罪?而且那是女营的事,跟他冯登峰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就算冯登峰跟范姐关系好到同穿一条裤子,也轮不到他来为这点小事强出头吧?

    而且当场没有抓包,现在来兴师问罪,乌大人自然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乌大人也有了火气,冷哼道:“规矩?老冯你今天上门,是想跟我立规矩?我乌某做事,只需遵守树祖大人的规矩。你老冯似乎没有资格来跟我谈什么规矩。更何况,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有事你说事,别特么拿大帽子压我,我没心思跟你玩那些小心思。”

    两个顶级代理人,三言两语就把话给说急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他们沉不住气。冯登峰对这批物资是志在必得,而乌大人则记恨上次的事,怀疑是冯登峰背后使坏。

    两人现在看对方都是相当的不顺眼,加上火药味又重,哪里还会有什么好脾气?

    “你真要我把话给说透了?”

    乌大人见冯登峰一脸阴阳怪气的样子,气不打一处来,火大道:“你放个屁都这么不干脆,谁知道你放的是哪种彩虹屁?”

    冯登峰差点没被气吐血。

    好你个老乌,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。你扣我的人,哪来那么大脾气?这是故意耍横,还没质问就先在气势上占据上风,以便后面狡辩吧?

    冯登峰越发确定,小张就是被老乌扣留的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冯登峰冷冷道:“我之前派人来给你送材料,试问没有得罪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材料我也收到了。这不是很正常的公文吗?”

    “材料是很正常,但是送材料的人呢?送个材料而已,你就把人给扣留了?这天底下还有这么霸道的事?”

    “放屁,又不是什么绝色美女,老子扣留他干什么?好你个冯登峰,你这是要反咬一口,恶人先告状啊!”乌大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冯登峰也急了:“事实俱在,你还想否认?”

    “老子当然要否认,什么狗屁事实?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扣留了他?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是他最后一站送材料的,他送了你这一站,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一片街区。你以为我会凭空冤枉你吗?我沿街各处都问过了。人到了你这里,压根就没出去过~!”

    乌大人怒极反笑:“好家伙,听你这口气,这是要赖上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老乌,一个新人,他就算言语上有点得罪,你适当惩罚一下就算了。把人扣留了,这不妥吧?”冯登峰还试图缓和一下气氛。

    哪知道乌大人却丝毫不吃这一套:“老冯,你别跟我来这套语言陷阱。我明明白白告诉你,那人他对我很客气,也很会做人,我们聊得很开心。不存在什么得罪问题,我也根本没有动机把他留下。你少给我泼脏水,贼喊捉贼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抵死不认了?”冯登峰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他真要得罪我,我一巴掌拍死他,也没什么不敢认的。难道你还真以为我会怕你?但是老子没干过的事,你别想把脏水泼我身上。想让我背黑锅,对我打冷枪,想都别想。”乌大人也是刚得很完全不进入冯登峰预设的话术当中。

    冯登峰冷冷道:“既然你没干过,你敢让我搜一搜么?”

    乌大人哈哈大笑:“行啊,冯登峰,你真出息了。你撒泡尿照照自己,这是我的地盘,你说搜就搜?老子现在甚至都有点怀疑,你是故意找茬,然后栽赃给我。到时候你随便弄一具尸体,说是从我这找到的,是不是我跳到河里都洗不清了?”

    冯登峰也不示弱:“你这分明是心虚。老乌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人就是你扣押的。现在你把人交给我,咱俩这事就算了了。不然,闹到树祖大人那里去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倒是不客气给我看看啊。”乌大人冷冷笑了起来,眼眸中的怒火已经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剑拔弩张,几乎要闹僵的时候,外头传来嘈杂的叫骂声,各种呵斥声,接着便是乒乒乓乓混乱的各种杂音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有人叫了起来:“好你个姓唐的,你暗箭伤人,在咱们乌大人的地盘,竟敢伤我们的人。来人,把他们都围起来。一个都别想走!”

    顿时间,外头的对抗声就乱作了一团。

    乌大人脸色变得十分难看:“冯登峰,你特么今天是来踢场子是吧?好,好,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乌大人黑着脸,朝外头走去。

    冯登峰也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老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鲁莽了?不都告诉他,先礼后兵吗?老大都还没发话,他就私自动手,而且还伤了老乌这边的人?

    冯登峰倒不是怕跟老乌结梁子,而是这次他过来没有带几个人,出发点并不是来打架的啊。

    要是来打架,也不能就这么几个人上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冯登峰也快步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乌大人的手下,已经把老唐那可怜的几个人围得水泄不通,几个脾气差的,已经对着老唐哪些人拳打脚踢,开始在外围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乌大人走出门外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几个王八蛋太猖狂了,竟然偷袭咱们的人。你看小余这伤势,我担心是救不了啦。”

    乌大人黑着脸凑过去一看,小余后脑勺一个大洞,血汩汩地往外流。一颗婴儿拳头大的石头,镶嵌在了他的头颅里。

    就这伤势,就算神仙下凡,怕也救不活了。

    小余整个人已经完全瘫软,失去了意识,只剩下出了的气,没有进的气。

    乌大人眼中杀意涌动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乌大人嘶吼道。

    小余虽然不是什么核心人员,但也是他乌某人的手下,在自己的地盘,被人当场格杀,这不仅仅是针对小余,更是针对他乌某人,这是打他的脸啊。

    所有人仇恨的目光射向老唐那边。

    老唐被这么多眼睛盯着,一下子也有些手忙脚乱,连忙摇手否认:“我没有,不是我干的。你们别血口喷人,栽赃陷害!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乌大人这边有人悲愤地控诉,“当时那个角落,就只有他们几个人。根本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从发力轨迹和攻击方向看,就是他们几个。他们周围几十米都没有其他人,外面都是我们自己兄弟看着的,不可能有陌生人靠近。大白天我们又不是瞎子!”

    老唐气得全身发抖,悲愤叫道:“真不是我,我好端端杀人干什么?就算有点言语冲突,也没必要杀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干的?”乌大人眼神冷得像一把锋锐的刀,随时可能暴起杀人。

    老唐为之语塞:“我……我也没看到谁干的。反正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在这种场合下,就算是老唐这种狠人,也有点被吓倒了。

    快步跟出来的冯登峰到底是顶级代理人,自带气场,将堵在跟前的人推开,挡在了老唐跟前。

    虽然冯登峰心里也有些惊惶,可他的底气却比老唐足多了。

    表情澹漠地开口道:“老乌,声音大不代表有理。你这段位,凶巴巴的吓唬我手下人,是不是太没风度了?”

    乌大人怒极反笑:“风度?你手下马仔杀我的人,你跟我讲风度?”

    “老唐,是你动的手?”冯登峰冷冷问,“你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老唐连忙摇头否认:“我怎么可能动手?大人您说了,先礼后兵,咱就不是来打架的。我连打架的心思都没有,怎么可能杀人?”

    冯登峰点点头,又问其他几个手下:“是你们动手吗?”

    那几个手下自然都是纷纷摇头:“没有的事,我们根本没有动手的动机。”

    冯登峰缓缓点头,看向乌大人:“听到了吧?”

    乌大人扶了扶额头,脑袋以夸张的幅度左右转动了几下,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这是乌大人愤怒到极点,随时可能爆发的标志。

    “姓冯的,你说我扣留你的人,我说我没动机,你半个字都没听进去。现在你的人说没有动手的动机,你却当真。这么说,你是摆明踩到我乌某人的头上,对么?”

    乌大人这话一开口,他的那些手下立刻行动起来,将冯登峰也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只等乌大人一声令下,他们将会毫不犹豫开干。

    冯登峰显然也察觉到乌大人的怒意在喷发,警告道:“老乌,你最好冷静。咱们在这里火并,树祖大人回头可轻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轻饶不了我?难道就能轻饶你?你带人到我这撒野,杀我的人,到头来还用树祖大人威胁我?你是真把我乌某人当软柿子捏啊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乌大人大吼一声:“一命换一命,干掉一个!”